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lexis texas cherry pimps,新手必看

老王今年四十五岁,是个老光棍。

  几年前他在一家电子厂门口开了个小卖部,自己身边无伴,不过每天与来店里买东西的电子厂员工们聊聊天,日子倒也算是自由自在。

  电子厂里,大部分都是些大妈、老婶级别的女员工,老王年到中年,却压根对她们不敢兴趣。

  老王真正喜欢的类型,是丽质貌美的小姑娘。

  而最近来电子厂的新员工里,有一位叫李芳芳的小女生。

  李芳芳年轻靓丽,娇美文静,而且非常有朝气。

  在这郊区电子厂里,简直就是鸡群里的凤凰。

  老王早就注意到李芳芳了。

  每当李芳芳来小卖部买东西时,老王都趁机偷视着对方的身材。

  虽说李芳芳看起来年纪不大,但身材比例完美,前凸后翘,尤其是胸前的饱满,让老王浴火不止。

  老王为了跟李芳芳套近乎,好几次对方来店里买东西,老王都打算不收她的钱。

  可李芳芳思想比较单纯,对于老王的慷慨,她选择了拒绝。

  或许是李芳芳认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另外她早就发现了老王那色眯眯的眼神,便把这位小卖部老板当成了坏人。

  直到有一天早上,李芳芳起床起晚了,匆匆在老王店里买了个面包就往厂里跑,一不小心把钱包落下了。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这么被老王给把握住了。

  老王将李芳芳的钱包物归原主,让李芳芳顿时对老王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来王叔心地善良,亏我之前还把他当成坏人。

  ”李芳芳心里默言道。

  这天,李芳芳休息。

  她早早的起了床,将乌黑靓丽的秀发梳好后,从柜子里拿出来一条粉白色的连衣裙换上,再穿上一双干净的小白鞋。

  这一刻,李芳芳仿佛不再是电子厂鸡群里的凤凰,而是天宫里走出来的仙女。

  为了表达对老王的感谢,李芳芳决定请老王吃个饭,所以才特此打扮了一番。

  “王叔。

  ”来到小卖部门口,李芳芳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向坐在里面的老王打了个招呼。

  “芳……你是芳芳?”看到自己店面外的佳人,老王顿时有些语无伦次。

  李芳芳今天太漂亮了,举手投足,如诗如画,一频一笑,沌然天成。

  不仅有着一张美艳如仙、几无瑕玼的脸孔,老天爷又赋与她一身冰肌玉肤及魔鬼般的身材。

  丰满的双峰,纤细的柳腰,迷人的蜜桃臀,在配上一双毫无赘肉、又细又长的大美腿,简直能够迷死全世界的男人。

  而且那条粉白色的连衣裙,似乎是李芳芳好几年前买的了。

  上半部分,好似装不下她的那份饱满,都快将布料撑破。

  老王咽了咽口水,一双着了迷的眼睛仿佛要将李芳芳的身体看透一般。

  “她完全就是位仙女啊。

  ”老王心底里散发出丝丝渴望。

  对李芳芳的好感,也愈发强烈。

  若是能让李芳芳与自己发生点什么,老王都觉得死无遗憾了。

  “芳芳,你来王叔店里,准备买啥啊?”老王缓过神来。

  “王叔,我不是来买东西的。

  ”芳芳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之前谢谢王叔把钱包还给我,所以今天我想请王叔吃个饭。

  ”“请我吃饭?”老王眼珠子一转。

  虽说有美人主动邀请,不过老王却不想答应。

  要是接受了这一顿饭,那么老王与李芳芳之间的恩情,算是抵消了。

  “芳芳啊,王叔这开着店铺呢,不方便跟你去外面吃,要不,你就请王叔喝瓶饮料吧。

  ”“啊?只请你喝一瓶饮料吗?”李芳芳决定有点不妥,哪能一瓶饮料就把王叔给打发了。

  不过李芳芳还是答应了下来,并心中牢记,以后一定要报答一回老王。

  老王从冰柜拿出两瓶饮料,一瓶给了李芳芳。

  “芳芳,你也喝。

  ”老王笑了笑。

  “哎,好。

  ”李芳芳接过饮料,打开薄唇抿了一口后,将饮料瓶放在了桌上。

  “哎呀。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李芳芳一不小心,把饮料瓶碰翻了。

  加上没有盖瓶盖,瓶子里的饮料,撒了李芳芳一身。

  饮料顺着李芳芳的颈脖,流进了胸口。

  上半身的连衣裙,也被打湿了,贴身的衣物就近似透明的一般。

  那一对若隐若现,让老王不禁看直了眼。

  “王叔,你这有纸巾吗。

  ”李芳芳焦急道。

  “有……有的。

  ”老王如梦初醒,找到纸巾后,直接上手、主动帮李芳芳擦拭。

  擦水渍的时候,老王的双手,不小心触碰到李芳芳的一对挺拔饱满。

  那感觉,真的是又软又弹,让老王心中都乐开了花。

  李芳芳则是俏脸一红,不过她认为老王肯定不是故意的,所以并没有反抗。

  “芳芳,这饮料撒身上了,挺粘人的,要不你还是回去先洗个澡吧。

  ”尝到甜头的老王,没有被欲望冲昏头脑。

  他需要在李芳芳面前保持好形象,以后才能跟这位小美女,有更多相处的机会。

  “好呢王叔。

  ”李芳芳早就害羞不已,丢下这句话,便匆匆跑回了女员工宿舍。

  而老王,一个人在店里,回味着刚才手掌心上传来的舒爽。

  “芳芳,我老王一定要得到你!”之后的一段日子,李芳芳忙于工作,也就每天来小卖部,与老王交谈几句,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直到某天深夜。

  老王准备关店回去休息,却看到店外一个熟悉的身影。

  只见李芳芳穿着一身丝薄的睡裙,丰满的双峰将睡衣挺得高高的,领口处露出的雪白轮廓。

  还有那双细白的美腿,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的老王直晃眼。

  “芳……芳芳,你这么晚出来,是有什么事儿吗?”老王咽了咽口水。

  李芳芳扭扭捏捏,两只玉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哪,嘴里半天才吐出个“嗯”字。

  “有啥事儿你跟王叔说,王叔肯定帮你解决!”老王一靠近李芳芳,便闻到一股沐浴露香。

  看来,李芳芳刚洗过澡。

  “王叔……我生病了,想现在去医院看病。

  ”李芳芳语气焦急。

  “啊?病了?生了什么病?”老王心中产生一丝疑惑。

  白天李芳芳来自己店里买东西,也没看出来身子出问题啊。

  “我……下午下班后,舍友给我吃了一包辣条,吃完我才发现,那包辣条是过期的,而且现在我也感觉到身子不舒服,舌头还起了好多红点。

  ”李芳芳委屈不已,甚至哭泣了起来。

  “王叔,你说我是不是食物中毒了……呜呜呜……”老王听完李芳芳的诉苦,内心不由的一笑。

  “这小姑娘可真是单纯,其实就是普通的上火。

  ”老王知道真相,但他并不打算告诉李芳芳。

  “芳芳啊,你这确实是食物中毒了呀,辣条本就不干净,加上还过了期。

  ”老王表现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这种病,不单单要去医院洗胃,而且光吃药治疗,都需要好几个疗程,花费可不小啊!”说完,老王还无奈的叹了叹气。

  “啊?治疗需要很多钱吗?”李芳芳顿时嚎啕大哭。

  “我出来上班本就是为了赚钱给妈妈治病……”“没事的芳芳,王叔不是说了吗,你遇到困难,王叔肯定会帮你的!”老王语气严肃。

  “这些年,你王叔开小店也存了几万,加上每个月的养老金,绝对足够治好你的病。

  ”“王叔……”李芳芳感动万分,可她不愿意接受老王的好意。

  “王叔,这些钱都是你的血汗钱,我可不能用。

  ”“没事的芳芳,我已经活了大半辈子,钱留着也是留着,还不如拿来帮你。

  ”“不行的王叔,我要是用了这些钱,那不得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李芳芳转过身,打算回去自己一个人想办法。

  “唉……芳芳,其实你这个病,王叔可以给你治好,不需要去医院。

  ”见李芳芳要走,老王赶忙劝说道。

  “真……真的?”李芳芳停下了脚步。

  “当然是真的。

  ”老王点了点头。

  “只不过,治疗的方法,比较特殊,我担心你会误会王叔。

  ”李芳芳脑中闪过一丝犹豫,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

  “王叔你又不是坏人,只要能把我的病治好,我绝对不会乱想。

  ”“好,那你跟王叔进来。

  ”老王重新将店内的灯光打开,待李芳芳进来后,又将店门关上。

  老王不知从哪儿翻出来一本书,一边翻看,一边对李芳芳说道:“芳芳啊,当初王叔年轻的时候,自学过一本药典,上面正好有治你这种病的方法。

  ”“你肯定觉得王叔说的有点扯,那么王叔就先来说说你的病状。

  ”老王瞪起大眼,宛(草船借箭的故事)如一位老中医的模样。

  “你以前是不是不怎么吃辣?”“嗯嗯,以前我老家那边,几乎不怎么吃辣,今天吃的辣条,算是我吃过最辣的食物了。

  ”李芳芳直点头。

  “那就对了,要是王叔没猜错的话,芳芳你现在除了舌头疼痛以外,喉咙应该也不舒服,吞咽东西、即便是喝水,也会有些痛意,包括胃部,一样受到了重创。

  ”“王叔!看来你真的会治疗这个病!”李芳芳惊呼一声,因为老王说的全对。

  “芳芳,王叔可从来不会骗你!”老王内心窃喜,之后又让李芳芳伸出她的舌头。

  李芳芳的小舌殷红可爱,上面一颗颗的味蕾,沾染着丝丝晶莹的唾液,看的老王双眼瞪住,恨不得当即吞下这颗“草莓”。

  “芳芳,咱们先从治疗你舌头上的红点开始。

  ”老王强行压抑住心中的欲望。

  “想要红点消失,其实喝一个月的凉茶就行了,不过一个月的治疗期,实在太慢,会导致后面的进展,更加麻烦、难治。

  ”“所以……唯一快速的办法就是……”老王卖了个关子。

  “王叔,办法是什么?”李芳芳急切道。

  “你王叔我天天喝凉茶,坚持了二十多年,所以我的舌头,完全具备替人治疗的能力,只要咱们两个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十分钟,只需几个疗程下来,你舌头上的红点,便会消失。

  ”“这……”听完老王的解释,李芳芳先是尴尬,紧接着俏脸微红。

  “芳芳,这就是怕你误会的一个地方。

  ”老王觉得有戏,因为李芳芳并未表达出觉得这种事情,非常的荒唐。

  “好,我相信王叔!”李芳芳咬了咬牙。

  为了治病,她豁出去了。

  得到了美人儿的准许,老王再也抵御不住心中的欲望,双手放在在李芳芳白皙的脸蛋上,一张大嘴,贪婪的吻住了李芳芳的粉唇。

  

老陈顿时就有些把持不住,端着酒杯的手都晃荡了一下。

  几人喝了好几轮酒,陈彪和其中一个男人直接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这才算是结束了。

  走出饭店,老陈深呼吸,将肺中的浊气全部呼出才算是舒服了一些。

  看到醉的已经不省人事的几人,卷发美人皱起眉头,为难的说:“他们醉成这样,下午的会议还怎么开啊……”“只能让他们先醒酒了。

  ”老陈叹了一口气:“先把他们扶到宾馆,然后我熬些醒酒汤。

  ”“只能这样了。

  ”直发女人也是头疼的很。

  要知道喝醉的男人重的要死,女人根本抬不动!背人的重任只能落在老陈和陈大年两人的肩上,两人累死累活的将他们扛到宾馆的床上,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要错位了。

  “怎么样?累吗?”卷发美人秦柔端来一杯茶笑意盈盈,老陈醉翁之意不在酒,接过茶的时候还顺带摸了一把白嫩的小手。

  秦柔没有太大的反应,盈盈一笑,转身走了,只留下一片芳香。

  老陈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觉得美人就是好,周围的空气都是香香的!“我觉得,她放个屁你都觉得是香的。

  ”陈大年翻了个白眼,十分不齿老陈的行为。

  老陈腹诽,自己可是连你老婆的脚都上上下下的舔了一遍呢!更被说是屁了!陈大年可不知道这件事,老陈觉得要是让他知道了,自己的老骨头就要散架了!“现在怎么办?”陈大年看着床上睡得向死猪一样的人:“下午还有会呢,醉成这样怎么开啊?”“又不关我的事。

  ”现在老陈的全部心神都在那两位美女身上。

  秦柔和苏月月两位美人可是牢牢的牵动着他的注意力啊。

  “对了,你和楚扬花的事情怎么样了?”陈大年惦记着这件事:“进行到哪一步了?”“拜你打扰所赐,最后没成。

  ”一想到到嘴的鸭子飞了,老陈的整张脸就皱巴在一起,像一朵菊花一般:“要是没你的话,咱们的约定早就完成了。

  ”“别那么说,毕竟你完成了,可是能采两朵花呢,你也不亏。

  ”陈大年看着昏睡的陈彪,恶意满满的笑着:“要是让他知道一个老头子睡了他貌美如花的老婆,不知道他该怎么想啊。

  ”“管他怎么想,要不要跟我去旁边的屋里聊聊人生?”旁边的屋子正是两个女人住的,陈大年露齿一笑:“当然。

  ”敲开门,秦柔笑着说:“你们怎么来了?”“他们醉了,我来找你们聊天。

  ”老陈耸耸肩膀:“反正很闲。

  ”当然,聊天的目的不怎么单纯就是了。

  不过两位美女欣然同意,邀请两人进屋。

  老陈这才发现,秦柔好像洗了澡一般,浑身上下冒着水汽,连衣服也换了。

  出水芙蓉……!老陈的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这个词,这个词语简直是为了秦柔量身定做的!秦柔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羞涩的将衣领拉紧一些,脸蛋上也浮现出一片红晕。

  老陈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秦柔这姑娘真是难得一见的清纯与诱惑的结合体啊!“陈叔,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秦柔并紧了腿,不自在的蹭了蹭。

  老陈看见这个动作,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装作高深莫测的说:“秦柔妹子,你是不是最近有些气血亏损?时不时还觉得疲惫的很?”“是啊,你怎么知道?”秦柔瞪大眼睛,很是神奇的看着老陈。

  老陈点点头:“不瞒你说,我其实是一名老中医,行医超过四十多年了,一些毛病光是用眼睛就能看出来。

  ”“那,陈叔,我这是什么毛病啊?”秦柔凑过来,苦恼的说:“这毛病困扰了我好(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长时间了,喝药也不见效,陈叔,你给我看看呗?”老陈露出笑容:“那是自然。

  ”两人约好开完会就开始治疗,一切顺利的不成样子。

  一旁的苏月月好奇的凑过来:“陈叔,你真的是老中医?”“怎么,还不信叔啊?”老陈笑着:“要不要让叔给你诊断一下?”“真的啊?”苏月月坐直身体,老陈上下打量了一会儿便说:“你最近胸口发闷,有时候还会呼吸不畅,我说的可对?”“哇,陈叔太神了!”苏月月眼睛发亮:“陈叔也帮我治治病吧!”正说着,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陈彪醒了,虽说头还疼着,但是至少能正常交流了。

  他让黄开车送几人一起去邻村,到了的时候基本上也是开会的时候了。

  开会的内容老陈没什么记忆,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现在他最惦记的事情就是会议结束后,帮两位美女的诊断时间。

  但是开会的时间漫长,从下午一点一直到晚上八点,中间吃饭时间上厕所时间都卡的特别紧张,连和两位美女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外面天色全黑,会议才算结束。

  当众人收拾资料全都离开了的时候,老陈连忙拦住准备离开的秦柔和苏月月:“终于结束了,咱们去诊断吧!”“可是现在天色很晚了。

  ”苏月月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陈叔,还是明天吧,我今天困了。

  ”老陈也不强求,只能心中暗叹一声:“那好吧,明天我给你们好好诊断。

  ”但是出了会议厅的门,老陈就被陈彪拉着回家去了。

  家里和邻村的距离还是挺远的,那么就证明自己以后见到两位美女的机会也就少了!明明答应了明天给她们诊断的,这下也泡汤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陈养生操也不练了,躺在摇椅上摇着蒲扇,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反正现在睡不到楚扬花和苏秀琴,还练那些劳什子操做什么?“陈叔,你怎么在这儿呀?”门外一声清脆的声音吸引了老陈的视线,抬头一看,竟然是刚才心心念念的苏秀琴!苏秀琴今天穿了一件小短裙,白嫩的大腿裸露在外,脚上穿着凉鞋。

  虽然没有穿白袜子让老陈遗憾了一下,但是今天的短裙实在是让老陈把持不住。

  牛仔短裙紧紧的包裹住苏秀琴挺翘的臀部,短的堪堪遮住大腿根。

  老陈简直想一把将裙子扯掉,然后用自己的火热让这个美丽少妇好好感受人间天堂!

最后饭店老板也没敢收她的饭钱,许雯往桌子上板了一张五十,走了出来。

  女教授的房间1到59这段时间,章步凡发觉蒋天心好像变得越来越好色了,而且还是只馋他一人身子的那种。

  说的也是,我这么在意梦中的事情干什么?梦中的事情又不一定是真的。

  原本阮星宇当她是朋友,但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想上自己?蛇王的穿越王妃你這裡休息時間禁止進入身後的人將手放到我的肩上說到倾老好像忘了什么呢,他可是我未来的老公哦?该怎么称呼应该明白了吧? 月梦涵摸了摸自己的齐肩黑发,幽幽的说着。

  萝莉校长誓誓旦旦的说道。

  当然,并没有什么用。

  女教授的房间1到59「我尽力吧。

  我想要听的,不是这句话啊……笨蛋。

  阿姨刚刚打电话给我,说给你寄来的一箱蜜桃到了,下午记得去拿(办公室爱爱)。

  叶初阳说完拔腿往外走,拉开门,迅速关上,把江坤没来得及说的话挡在里面,同时也把自己的愤怒关在外面。

  女教授的房间1到59你想啊,在被子里很热,就变大了。

  嗯,谢谢亲爱的。

  被突如其来的强吻,楚南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陷入了愣神当中。

  阳光透过窗帘照入了房间,此刻闹钟已经响了,对声音更为敏感的世界在醒来后在姐姐的怀抱下抖动着睁开眼睛,本能的想要摆脱姐姐的双手...世界一惊,睡意全无,而且发现好像被姐姐捏到了一些敏感的位置...有段日子,我觉得这样子过下去,就跟室友们的关系太疏远了,我想我应该跟他们好好相处。

  看着触手怪的惨死,那个男人终于开始害怕了,双腿颤抖着。

  可以呢,但是有没有吃的哇!我把两只小手的食指伸了出来,在面前点了点。

  给我演示,演示,你们流川家的绝学吧,炮拳,追风炮蛇王的穿越王妃我...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做?楷书又舀了一勺喂给稚心。

  女教授的房间1到59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她要用七个人的口吻来写。

  两把手枪型魔具,半张面具就静静的架设在一台隐子充能机上,连接着魔法程式演算机上。

  那个..对不起..?我想从你手中把这两块地买下来。

   我,不能再这样错误下去!你!休!想!沈琳汐上了一个过街天桥,匆匆行走间,她忽然看到桥右侧的地上坐着一个人。

  午饭,两人都吃得心事重重。

  二话不说直接挂掉,舒服。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a.aspx?1708.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a.aspx?7518.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a.aspx?6952.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a.aspx?5479.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a.aspx?787.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a.aspx?1081.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a.aspx?1888.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a.aspx?7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