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色情 影片,新手必看

昨天我跟着男朋友回老家见父母,他家房子很小,只有两间屋,晚上他妈铺好床以后便过来问我晚上跟王玮一起睡行吗?王玮是我男朋友的名字,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毕竟他家就两间屋子,如果我不跟着王玮睡得话,就得跟他妈一起睡,相比之下,还是跟王玮睡更自在一些。

  这是我第一次跟王玮一起睡,也是除了拉手拥抱以外第一次亲密接触,晚上我俩躺在床上都挺激动地,他让我闭上眼睛,微凉的嘴唇轻轻亲吻我。

  王玮平常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样子,吻技却出奇的好,没一会我就被他撩骚的全身发烫了。

  他显然也来了兴致,呼吸越来越重,微凉的手很快便不满足简单的抚摸,穿过我的衣服朝下身探去,就在他快触碰到我底线的时候,我突然如梦方醒,一把摁住他作乱的手说,不行,我大姨妈在呢。

  他嗯了一声,好像不信,不仅没有停下动作,反而亲的更猛烈了。

  我简直快拜服在他高超的吻技下了,可我真的来大姨妈了,只好趁着还有理智强行推开他,说我真的大姨妈来了,你要不信可以隔着衣服摸到姨妈巾的形状。

  说完我愧疚的看着他,毕竟这种事进行到一半不上不下的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因为大姨妈被迫中断,很扫兴。

  可王玮丝毫不生气,眼底还闪烁着坏坏的光芒,凑到我耳边坏笑道:“宝贝,你难道没听说过女人经期要会更爽么,神经更敏感,兴致也更强烈,想不想尝试一下?”说着他的手已经环在我腰上,嘴角的坏笑在他憨厚的脸上交相辉映,在月光下显得出奇的帅,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我不觉看呆,交往一年多了,王玮在我心里一直是敦厚老实型的,甚至我还一度嫌他不够浪漫,不解风情。

  谁知他到了晚上竟然这么闷骚,而且坏起来还挺帅,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

  他动作很快,趁着我愣神的功夫已经钻到下面去,灵巧的手指不停刺激我,搞得我浑身热血沸腾的,即便我知道经期闯红灯不好,但我已经不舍得推开他了……说实话,经期那个真的挺爽的,我虽然是第一次,刚开始还有些疼,但王玮技术很好,前面很温柔,等我逐渐适应以后就开启猛烈的炮轰,很快我就直上云霄了。

  王玮兴致很足,我们折腾了一整晚他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甚至连中场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到我累的体力透支了,哀求他下次再要,他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我。

  我一觉睡到大天亮,睁眼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王玮已经不在,不光是他,连他爸妈都不见了,整个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给王玮打电话还没人接。

  这是什么情况,我第一次登门就睡到中午是我不对,可也不至于全家都扔下我跑了吧,好歹我也算客人,况且我一觉睡这么久,还不是他们儿子害的……我有点郁闷,更有点饿,便梳洗一番想出去买点吃的。

  谁知我刚推开门,就看见院子里坐着个孩子,那是王玮叔叔家的儿子小柱子,我昨天见过。

  他快步跑过来,一把拽住我的手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村里出事了,年头最长的那个坟昨天晚上忽然炸开了,坟头上还流了一大滩血,现在所有村民都去墓地里了,大娘让他把我也带过去。

  他大娘就是王玮妈妈,我有些奇怪,他们村坟头炸了,把我带过去干嘛,哪有未来媳妇第一次登门,就连续两天把人往坟头领的。

  没错,连续两天,我都去了坟头。

  昨天我跟着王玮到家之后,跟他爸妈一起吃了饭,吃饭的时候他妈塞给我一个红包,说是初次见面的见面礼。

  王玮老家这里有风俗,婆婆如果对未来儿媳妇(教室被老师当着同学面摸出水)满意的话,就会送上见面礼,意思是婚事差不多定了,所以吃完饭以后,他爸妈又带着我跟王玮去给他爷爷奶奶上坟,说让爷爷奶奶也看看他们的孙媳妇。

  我还是第一次给人上坟,他们这整个村里的人都葬在这一片,所以一进坟场那架势还挺渗人的,放眼看去密密麻麻的全是坟头和墓碑,刚进去的时候也不觉得有什么,但越往深里走,就越觉得身上冷飕飕的,浑身发凉,也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还是那坟场真的阴气很重。

  所以现在又让我去,我内心是很抗拒的,但王玮他妈毕竟是我未来婆婆,我昨晚又刚跟王玮鱼水之欢了,是奔着结婚去的,我也不好拒绝,只好跟着小柱子往坟场走。

  到那的时候,坟场里已经沾满了人,看样子整个村里的男女老少都来了。

  我在小柱子的带领下找到王玮和他爸妈。

  王玮爸妈都眉头紧锁,一脸凝重的看着我,反倒是王玮,一脸轻松的样子,昨晚折腾了一宿丝毫疲态都没有,容光焕发的瞅着我笑。

  我被王玮爸妈看的有些懵,刚想问王玮什么情况,他妈就说话了,直接问我:你昨晚都做什么了,是不是来月经了?我去,哪有问未来儿媳这个问题的,还是当着那么多陌生爷们儿的面问,我的脸瞬间通红,支支吾吾的看向王玮。

  王玮他妈见我不回答顿时急了,扯着嗓子问我是不是来月经了,昨晚到底干嘛去了。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最后还是王玮给我解得围,说:“妈,她昨晚一直都跟我在一起,能做什么?”王玮他妈闻言终于松了口气,不过还是不放心道:“你确定她一整晚都跟你在一起?那她到底来月经没有?”“没有。

  ”王玮一口咬定道,说的很干脆。

  我诧异的看了王玮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撒谎,更不明白他妈究竟在搞什么鬼,好在他妈得知我没来大姨妈之后就消停了,让我站到王玮身边去。

  我已经憋了一肚子气,直接走到王玮身边,低声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妈为什么这么对我。

  王玮脸上仍旧挂着笑容,意味深长的瞥了我一眼,说你待会就知道了。

  话刚说完,村民中就一阵骚动,说王寡.妇来了。

  王寡.妇四十来岁,长得五大三粗的,她好像在村民中挺有威望的样子,三五下挤进来,犀利的目光在我脸上缓缓划过,然后扭头问王玮他妈来月经的人都找出来没。

  王玮他妈说找出来了,说着指了指她身后的地方。

  我这才发现,她身后竟然有一个土坑,坑里坐着五个惊慌失措的女人,坑头上还有一大滩血迹。

  看样子这土坑就是小柱子说的那个炸开的坟头了。

  王寡.妇瞥了坑里的女人们一眼,直接跳下坑,唰一下掏出把杀猪刀,看着那五个女人道:“说吧,谁昨天晚上跟男的那啥了,自己站出来。

  ”那五个女人早已经吓得面色苍白,谁也不敢吭气,不光她们,连我都吓到了,惊慌的看了王玮一眼。

  王玮对着我摇了摇头,意思让我别出声,安静看着就行。

  王寡.妇等了一会见没人肯承认,顿时不耐烦了,没好气道:“这血坟都炸了,你们心存侥幸也没用,看见这摊血迹了没有,是谁流的经血,就说明谁被脏东西缠上了,如果不切断你们之间的联系,不出三个月,必死无疑!”说着王寡.妇的目光已经狠狠在那五个女人的脸上划过,最后停留在我脸上。

  我被她看的浑身一颤,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来:我昨晚跟王玮闯红灯,床单上应该留下不少血迹才对,可我睡醒收拾床的时候,好像并没有看见床单上有血迹啊?想到这,我身上突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床单上没有血迹,难道坟头上那摊血迹是我留下的?可我昨晚明明是在王玮家啊,而且跟我翻云覆雨的也确确实实是王玮,我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了不会看错。

  我有点发懵,好在王寡.妇盯着我看了一会后便扭过头去,也懒得再问跟鬼上床的是谁了,直接用刀把那五个女人的手掌心都割破,将血淋在各自的头发上,然后割下她们的头发一把火烧掉。

  整个过程进行的很快,也很血腥,等所有头发都化成灰烬以后,王寡.妇松了口气,让村民们把坟重新填上,就转身离开了。

  我也跟着松了口气,看来事情是解决了,可我心里还是有个疑问,坟头那摊血到底是谁留下的,王玮屋里的床单上究竟有没有血迹?我心里跟猫抓似的,也没心思在坟场待着了,拽着王玮就往他家走。

  到家以后我直奔卧室,撩开被子的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方了。

  没有血迹。

  床单还是我昨晚睡前的那个床单,可上面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血迹,甚至连温存过的痕迹都没留下。

  这不可能,如果我昨晚真是在这张床上跟王玮发生的关系,不可能什么痕迹都没留下,难道那坟头上的经血是我留下的?

云鸽目中,叶凡就像屁股上安了引擎般,脚上生风,眼瞅着距离被拉近了五十多米。

  揉了揉眼睛,确定记速表指针指在30/km上,也确定叶凡不断拉近距离没看错,云鸽一吓,赶紧加油门,把车速提到了时速五十公里。

  “我加速到五十公里,看你怎么追。

  ”云鸽得意说道,可看了下后视镜,眼睛都快直了,叶凡与她的距离还不断拉近。

  云鸽慌了神,猛加油门,车速很快飙升到八十,但就在此时,车身一沉,一双臂膀环住了她的腰肢,耳边传来叶凡的声音:“我赢了。

  ”时速八十里,一个大活人竟然能追上来,云鸽脑袋懵了,一失神,车子打晃差点撞路边去,险险回过神稳住,把车速渐渐降下来。

  把车停在路边,云鸽回过头大骂:“混蛋,你不要命了?”羞怒带着点慌乱,娇艳欲滴的红唇泛着少女特有的魅惑,美眸泛着妩媚,一副诱人垂涎欲滴的俏模样,叶凡心动,托着云鸽的小蛮腰把她掉了个个,让她和自己面对面,坏坏一笑,低头吻下。

  叶凡的嘴吻到了云鸽的手心,云鸽把他的脸推开了点,厌恶的在他身上擦了擦手,“谁叫你亲我的。

  ”叶凡笑道:“我们刚才打赌,你该不会不认账了,身为一名警察,说话不算话好吗?”云鸽一双大眼睛在眼眶里咕噜噜转了两圈,娇蛮道:“你胡说,我才没和你打赌。

  你快下去,否则我不客气了!”云鸽装凶,却没半点儿凶样儿,叶凡心知她已经服帖了点。

  放过她,没那么容易,女人是最感性的动物,只要现在自己亲了怀中美人儿,再不怕她忘了自己。

  打定主意,叶凡一手揽着云鸽的小腰朝自己怀中紧了紧,一手勾住她的下巴挑起俏脸,再次吻下。

  眼看着就要被吻上了,云鸽不知道怎么是好,忽然间不远处‘哐当’一声巨响传来,她下意识侧目看去,一辆私家车极速朝着她这里冲过来。

  叶凡和云鸽在路边上打情骂俏,路中间逆行道一辆奔驰车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失控撞向这边一辆正常行驶的高级红旗车。

  伴随一声巨响,两车猛烈撞击后,奔驰车打个旋转侧翻过去,车身和路面擦出刺耳的声响。

  车头瘪了大半,失控的红旗车直直的朝着叶凡和云鸽冲过来,眼看着躲闪不及了。

  红旗车车速起码时速八十公里,等云鸽发现时,车子已经距离他们只不过六七米,以普通人来说,压根没时间躲避。

  突然间,云鸽觉得腰间一紧,人就像是飞一般腾空三米多高,堪堪躲过了高速撞过来的车子。

  危急中叶凡抱着云鸽,脚踏摩托车身猛然跳起来躲避,等落下来时候红旗车已经过去,但刮起的劲风吹得两人身形不稳,头朝下落地。

  在即将撞到地上时,叶凡单掌按地,使劲一按,抱着个人来了个拉风的前空翻后稳稳落地。

  奔驰车翻滚着冲出二十多米远,又撞上一辆车才停下来,看车身瘪的样子,里面有多少人都活不成。

  红旗车撞倒云鸽的摩托车,碾在车轮下,压烂了摩托车,也改变了自身的平衡,车身一侧拔高,翻了个转儿,车顶贴地冲向路边庄稼地里滑行了七八米才停下。

  云鸽整个人懵了,不带这么吓人的。

  叶凡心里那个恼,贼老天,我不就要吻一个极品美女嘛,你至于给我整这么一出?‘轰’的一声巨响,出车祸的奔驰车剧烈爆炸,车身烧起熊熊大火,四下里车辆行人纷纷躲避。

  奔驰车上人是没得救了,叶凡放开云鸽,大步冲向红旗车,兴许里面还有活人。

  红旗车底朝天冲出路面,栽在路边田地里,油箱已经漏油,叶凡来到车边,用硬力拽开一侧车门,看清里面有三个人,一个司机,后座两乘客。

  司机脑浆迸裂,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叶凡把车后座两人拽出来,抱到离红旗车十多米的地方放下,以免被红旗车可能发生的爆炸波及到。

  云鸽被叶凡放开,没了支撑,因神智慌乱一屁股跌坐在地。

  屁股吃痛,人倒回过神来,四下看了看,瞅见叶凡在救人,赶忙儿跑过去帮忙。

  叶凡把两个伤者平放在地上,检查了一下他们的伤势。

  两个伤者为一老者一少女,各自身上多处伤口,最致命的是少女的脸被撕裂开一大块,半张脸的脸皮可怕的耷拉着,因没脸皮的遮掩,半边脸的眼珠子骨头牙床等露在空气中,鲜血直涌。

  老者则肚子破了,肠子露出来好大一截,随着他的呼吸而蠕动着,两人的伤势都恐怖极了。

  少女晕死,老者虽然重伤,但还没晕,一双精芒四射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叶凡,用尽全身力气抬起手,指着边上少女,嘴唇动了动,没发出声,叶凡读懂唇语,老者说的是:“别管我,先救她。

  ”看清两个伤者的伤势,两个好好的大活人一下子变(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成这付模样,云鸽眼睛顿时湿了,一手捂着嘴,怕自己哭出来。

  叶凡说道:“你哭什么,他们死不了,赶紧报警。

  我忘了,你就是警察,快联系你的同事。

  ”叶凡知会了云鸽一声后,动手为两个伤者治疗,先用内气封住他们伤处周遭的的血管阻止大出血。

  “老爷子,我会尽力救你们,但勾魂的小鬼儿已经到你们俩身边了,能不能救回来你们,可就看你们的造化了,千万要撑住了,谁喊你们走,你们都别走。

  ”对着老者说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后,叶凡把少女被揭开的脸盖回原位,顾不得血肉模糊,一手在上面画了一个符文,口中念道:“驱邪治鬼,肉身速速还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随着话语落下,一道柔和的白光在叶凡手中闪现,渐渐将少女的头颅包裹住,继而包裹住她的全身,在白光中,少女的伤处快速愈合着。

  片刻后,白光回到叶凡手中隐现不见,少女的脸已经恢复如初,只上面挂着一些血迹,身体各处大小伤口已经痊愈。

  治好少女,叶凡额头冒出细汗,刚才的治疗耗费了他不少的内气和体力。

  老者已经晕了过去,叶凡抹了把汗,把手按在老者的腹部,如法炮制救人。

  不多时,老者的肚子开始蠕动起来,肠子吸回腹中,肚皮很快愈合了。

  治疗完毕,叶凡吐了口气出来,“还好两人都命大,全救回来了。

  ”边上,云鸽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两个眼看着要死的人,顷刻间伤口愈合,没事了。

  “怎,这怎么可能!”“别一惊一乍的,不就救两人嘛,有什么不可能,我国地大物博,能人异士多了,你没见识而已。

  ”叶凡说道。

  累得不行,身上有些发软,叶凡干脆倒在田地里躺着,瞅了瞅自己刚内定不久的小媳妇,朝她勾了勾手指,“实话和你说,我虽然不是神仙,但是打小儿被几个半仙抓了去抓了去修仙,说是修道也行。

  几个师父说什么我骨骼惊奇,福缘深厚,是百年难遇的修仙材料,硬把我抓去,让我修炼,刚才用的是中医脉络学配合仙法施展出的医术。

  ”原本压根不信叶凡的鬼话,但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不由得云鸽不信,蹲在叶凡身边,问道:“你真的是神仙?”“或许有,但我不是,我应该还是凡人一个,要不然怎么找你这么个亲亲好老婆。

  ”叶凡说着,手不老实的拉住了云鸽的小手。

  “没正经,谁你是老婆!”云鸽嗔了一句,却没打开叶凡的手,目中多了份柔情,“呐,你早前说的话算不算数?”“什么话?”云鸽说道:“教我仙术。

  ”叶凡坏坏道:“没问题,不过得你成了我老婆才行。

  一起修炼哦,嘿嘿嘿。

  ”云鸽嗔道:“谁理你。

  ”很快,几辆警车从花都方向过来,几乎前后脚,两辆救护车赶到。

  云鸽留在现场协助同事勘察事故现场,告知事故发生的情况,叶凡陪同医护人员送两个伤者去花都市就医,临走前要了云鸽的电话号码。

  一老一少两个伤者的伤早已经给叶凡治好了,就是虚弱了点昏厥了过过去,他们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刚进花都市市区,叶凡瞅见路边站着一个人,赶紧叫停车子,走了下去,“老婆,你怎么在这里。

  ”于梦瑶就站在路旁,看到叶凡后,眼睛先是一亮,却马上别过头去,“你谁呀,我不认识你。

  ”短短时间,于梦瑶已经换了套衣服,身上一件米黄色过膝连体礼裙,脚踏低跟凉鞋。

  礼裙非常保守,可是还是掩不住她的好身材,身前让人羡慕,诱人极了。

  

伍苇静是个有经验的医生,她知道分寸,白他一眼说:“没事,最多有点挫伤。

  ”说完愤愤然跟他说:“活该,谁让你乱来。

  ”卢畊弘是彻底清醒了,不好意思的跟她说:“我是见你太漂亮了,我忍不住。

  ”“又胡说八道了。

  以后你再跟我说这样的话,看我还理不理你。

  ”伍苇静虽然说这样的话,卢畊弘却没感觉到她在生气,但也不敢造次,低着头说:“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伍苇静气愤打他几下说:“你没事了,不用看医生了。

  现在我基本可以确诊,你这就是心理问题。

  只要你找到喜欢的女孩,就不会再有问题了。

  到时候你想跟谁就跟谁,包管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真的假的?”卢畊弘不是很信。

  “你找到喜欢的人不就知道了。

  ”听伍苇静这么说,卢畊弘脱口说道:“我喜欢你啊!”“你……”伍苇静被他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被他深情看着,渐渐就平静下来了,叹口气跟他说:“我去问问小米愿不愿意跟你交往吧,你等我电话。

  ”说完不敢再呆,出门就走。

  卢畊弘虽然喜欢萝莉,但还不至于见到萝莉就想弄到手,忙拣起裤子边穿边追出去想解释,谁知一出门正好见到她跟一个男的撞到一块,她哎呀叫着往地上摔,卢畊弘忙冲过去扶住,骂那男的说:“你瞎呀?没见到有人吗?”卢畊弘这有点蛮不讲理了,现场都没看到就瞎骂,他主要是太着急在伍苇静面前表现了。

  那男的原想道歉的,被卢畊弘惹恼了,眉头一竖正要骂人,突然怔住了,在卢畊弘脸上打量一会儿,试探着问他说:“哥们,你是不是姓卢?”卢畊弘诧异点头说:“对啊!你认识我?”那男的身材瘦削,一副没精没神的样子,衣着打扮流里流气的,看着眼熟,卢畊弘却想不起自己在哪见过他。

  “哈哈!老同学,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我是郑志。

  ”卢畊弘搜肠刮肚的想,终于眼睛一亮说:“是你小子呀!这么多年不见,我都不认识你了。

  ”初中同学也是同学,卢畊弘倒没有因为学历而小瞧他,只是这货初中没读完就出去混社会了,卢畊弘跟他不算熟,热情都是装出来的。

  寒暄过后,他眼睛发亮的盯着伍苇静瞧,问卢畊弘说:“这位是嫂子吧?”这话可怎么答?自己跟伍苇静是从同一间房里出来的,自己又只穿着裤子,略一犹豫,卢畊弘硬着头皮尴尬的说:“对啊,这我老婆。

  ”说着他把伍苇静搂过来了。

  伍苇静略微一挣没摆脱,只好白他一眼强撑笑容跟郑志说:“你好!”卢畊弘见她没有拆穿自己,顿时一乐,正要趁机再吃点豆腐,她却不给机会,高跟鞋踩下,卢畊弘疼得跳脚时她一声冷哼走了。

  郑志憋着笑等伍苇静走远才小声问他说:“小两口闹别扭呢?”卢畊弘正要吹牛,他手机响了,看一眼屏幕后挺着急的跟卢畊弘说:“我这有点事,先走了,改天请你吃饭。

  你手机给我。

  ”他接过卢畊弘的手机拨了他的号,拍拍卢畊弘肩膀就跑了。

  卢畊弘对重遇郑志兴趣不大,回房回味着伍苇静在时的感觉,心里很是激动,想着她肯定是对自己有感觉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对自己做这样的事。

  女医生给男病人治病会用这种方法,这种话鬼都不信。

  他本来想留在酒店过夜的,谁知公司有急事叫他回去,说一个大单出了纰漏,需要他跟他的团队连夜补救。

  这一忙就忙到了深夜,疲倦时他扫一眼坐他旁边的女同事翟晓莉的大腿,想到在酒店时看到的伍苇静裙下露出的美腿,他无意识的露出幸福笑容,却是吓得翟晓莉拉了下裙摆遮住,仿佛怕他扑过去一般。

  卢畊弘干咳一声跟她说:“要不你回去吧,剩下的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你孩子还小,不能整夜见不到妈妈。

  ”其他人都忙完离开了,现在公司里就剩他们两个人收尾,卢畊弘猜她挺怕自己的。

  “这样好吗?你真的可以?”翟晓莉有点犹豫。

  卢畊弘说:“走吧。

  打不到车你就让你老公来接你,注意安全。

  ”……忙到天擦亮才完事,卢畊弘趴下睡没多久就被喊醒了,公司副总洪韬那死胖子催他说:“你赶紧把策划案给天祥送过去,他们老总快上班了。

  ”卢畊弘诧异道:“我去吗?这案子不是我的。

  ”“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这案子虽然不是你的,但之前失败的案例是经你手修改的,胡伟明没你了解情况,你去说比较好一点。

  ”这话卢畊弘赞同,老早就说胡伟明不行了,可他是洪韬的小舅子,搞砸了才叫卢畊弘跟进的,这事卢畊弘还窝着一肚子火。

  卢畊弘赶到天祥的时候,因为着急,进电梯的时候撞到个女人,卢畊弘跟她道歉,她冷冷瞥卢畊弘一眼没说话,卢畊弘看她挺眼熟的,但没时间想她到底是谁,只知道她挺高的,身材也好。

  那女人一直掩着鼻子,熬通宵又没洗漱,卢畊弘知道自己身上味重,挺尴尬的。

  那女人站在卢畊弘前面,穿着裙子,体形挺美的,熬了个大夜,卢畊弘居然还有劲,他对自己看到穿裙子的女人总会幻想伍苇静而感到无语。

  就在这时,进来一堆人,电梯里一下子变得拥挤,推挤之下那女人撞到卢畊弘身上,卢畊弘都特意躲了,还是没避开。

  那女人感觉到了不适,回头往下看,卢畊弘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看她,只听到一声冷哼,卢畊弘都想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伍苇静的治疗起效果了,卢畊弘感觉自己现在不容易颓了。

  那女的受不了老被人挤到卢畊弘怀里,半路就下去了。

  尴尬解除,卢畊弘上到楼层后,在厕所里缓了一下才找他们的负责人陆胜今,一个四十来岁,戴着小眼镜,长相斯文的西装男。

  在做一对一讲解的时候,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女人说:“老陆,一会儿你去一趟甄希,争取尽快把事情解决了。

  这事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会对我们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

  ”卢畊弘都震惊了,一直盯着那女人看,她居然就是自己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

  最神奇的是,卢畊弘终于记起她是谁了,她正是伍苇静找来给自己治病的小菇,自己早该认出她的大长腿了。

  这也太吓人了,一个出来卖的,白天妆容一变就成了职场女强。

  难道她做那一行跟接伍苇静的活是为了体验生活?那也太作贱自己了吧?伍苇静知道她有多重身份吗?因为穿着跟气质都不一样,昨晚的小菇见人总是笑嘻嘻的,一副轻浮样,而面前的小菇不苟言笑,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卢畊弘之前才没认出她来。

  现在认出了,在没搞清楚状况之前也不敢贸然跟她打招呼。

  小菇跟陆胜今交代完事,终于注意到卢畊弘了。

  见卢畊弘在盯着她看,她眉头就蹙了起来,应该是认出卢畊弘来了,开口却是问陆胜今:“他是谁?你们在聊什么?”这陆胜今跟卢畊弘就职的公司的副总洪韬有私交,要不是胡伟明弄的那东西太难看,他也不会打回去。

  现下的机会,说白了就是靠交情在撑着。

  所以被问时陆胜今也有点慌,忙说:“哦,这是蓝色闪电的设计师,我们聊的是宏文的策划案。

  之前那一版你不是说不行吗?我让他们赶了另一个版本出来,应该没问题了。

  ”小菇可能只是认出卢畊弘是电梯里的人,没认出卢畊弘昨晚跟她碰过面,或者说她不想承认昨晚的事,所以她一副看卢畊弘不顺眼的模样,直接说:“换人吧,不用看了,他们做的案子简直连边都没沾上。

  临时赶出来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扔了吧。

  ”卢畊弘忙了个通宵赶出来的东西就这么被否决了,刚刚陆胜今还说不错呢,所以他很是不满,站起来说:“小……这位……老总。

  ”他本来想叫小茹的名字的,想到她可能不想暴露身份,所以临时改口,觉得她的职位应该比陆胜今高,于是叫她老总:“你看都没看过我的案子,怎么能这么草率就下结论呢?”卢畊弘挺生气的,着急之下口水都喷出来了。

  小菇皱眉躲开一步,一声冷哼说:“人品有问题的人的东西我一概不要。

  你走吧,别逼我叫保安。

  ”卢畊弘差点没气爆,她这是报复自己在电梯里对她不敬还是想掩盖身份的暴露才这么着急赶自己走?被陆胜今推着往外他犹自愤愤不平:“我说美女,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人品不行?你不能因为我得罪过你就否决了我的能力吧?公归公,私归私,我可以为电梯里的事道歉,你能不能看一下策划案再决定要不要?”卢畊弘觉得更可能是因为昨晚自己让她丢面子她才这样对自己的,但那事不能说,卢畊弘怕惹怒她。

  不过想想又不太可能,因为她昨晚是笑着走的,没看出有多难堪。

  女人心,海底针,卢畊弘对自己摸不清她的心思而有点抓狂。

  (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卢畊弘话音刚落,小菇过来“啪”的抽了他一巴,他都懵了。

  小茹冷冷的说:“道歉就免了,现在咱们扯平。

  既然你觉得我公私不分,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私不分。

  ”说完她跟陆胜今说:“你给蓝色闪电打电话,我不管这个人是谁,你告诉他们,如果想要我采纳他们的案子的话,就把这人炒了,否则没得谈。

  ”说完她就走了。

  卢畊弘整个人都傻了,被保安“送”到楼下都还是懵的,心说,难道她没认出我是昨晚她帮忙治病的人?如果认出来的话,看在伍苇静的面子上,她不应该这样对我才对啊!洪韬给卢畊弘打电话,逮着他就是一顿骂,叫他回公司谈话。

  毫无意外,相比起一个几百万的单子,卢畊弘这个设计部的小组长就是个屁,他被扫地出门了。

  怎么解释都没用,卢畊弘给气的,当场就杀过去了,想跟小菇摊牌,看她是真没认出自己来,还是有意跟自己为难。

  谁知他已经进了天祥大厦保安部的黑名单,保安拦着他不让进。

  憋了一肚子火,卢畊弘就在附近找了个饭馆吃饭,打算跟她耗着,等保安换班再溜进去,压根不考虑向伍苇静求助。

  结果他越吃越气,忍不住叫了瓶酒,然后越喝越多,最后睡过去了。

  一夜没睡,酒劲一上来,会这样一点都不奇怪。

  卢畊弘醒来一看天都黑了,着急出去看天祥楼上,幸好小菇办公的楼层还亮着灯,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

  酒劲还在,卢畊弘脑子一热就不管了。

  观察了一下,正好抓到个机会,他就溜进去了。

  坐电梯上去,他运气也是好,电梯一停,门打开,他见到外面站的就是小菇。

  他们双双一愣,小茹见卢畊弘杀气腾腾的,大概也猜到他是来做什么了,正要逃跑,却被他扯进了电梯。

  卢畊弘把她逼在角落里,质问她说:“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针对我?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你凭什么叫我老板炒我鱿鱼?”卢畊弘非常介意被一个生活靡乱的贱人捉弄。

  小菇被卢畊弘握得手都白了,她挺害怕的样子,缩着肩膀,出口却很强硬:“你想干嘛?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报警了。

  ”她摸出手机要打电话,被卢畊弘条件反射的冲动反应给扫落在地上踩碎了。

  电梯在下行,卢畊弘恶狠狠的瞪着她说:“一点面子都不给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记得昨晚的事了?”“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她一脸懵的看卢畊弘。

  卢畊弘听到这里稍微好受一些,提醒她说:“花园酒店,你不记得了?我就是那个你给治病的人,我还记得你大腿侧有颗痣。

  ”说着卢畊弘伸手去掀她裙子,谁知吓得她疯狂的尖叫起来,猛的推开卢畊弘吼:“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这是犯罪。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1392.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6950.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1028.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7891.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7805.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270.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93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