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偷拍 a 片,新手必看

“哟,挺大的嘛。

  ”利方抓着我的那处,“你一定很想要嫂子吧,嫂子今晚就给你。

  ”一股异样从那里传来,我想推开利方,但又感觉这种感觉十分美妙,舍不得推。

  利方得寸进尺,索性将手从我的裤头里伸了进去,一把抓住了我的那个家伙。

  “啊!别别,嫂子,这样不好……”我接连后退。

  “这么大,小贝,嫂子发现你有点心口不一啊。

  ”她边说边动着。

  “我……”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大惊,忙说:“来人了!”只见果园那头有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快步走来。

  “呀,怎么这个时候来!”利方赶忙将手从我裤头里抽了出来。

  我一时手忙脚乱,想夺门而逃,利方拉住我说:“来不及了,快,进去。

  ”她不由分说地将我往木桶里推。

  “里面有水……”“你就躲在水里。

  ”“可……”“别可了,快进去。

  ”我被利方强行推进木桶里。

  紧接着,她也跨了进来,将一块大大的浴巾搭在我的头上,轻声说道:“不要做声。

  ”这时候我们的姿势非常暧昧,我是蹲在木桶里的,而利方是坐在木桶里,我们面对面。

  木桶不是很大,我们的身子挨得挺紧,可以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女人体香。

  若在平时,这种情况,我绝对沦陷。

  但是,我这时候竟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万一被人发现了,那就是瓮中捉鳖啊,我觉得还是离开木桶比较好。

  就在这时,外面那人到了门口。

  “宝贝,我来了。

  ”那人边说边走了进来,打着手电筒照向利方,“哟,在洗澡呢,在等着我啊。

  ”我一听这声音,顿然懵了。

  这竟然是族长的声音!利方说道:“关掉手电筒,让人看到有光了可不好。

  ”“嘿嘿,这里会有谁来啊。

  ”族长关了手电,将手电扔到床上,来到水桶边,伸手朝水桶里摸来。

  我心惊肉跳。

  就在族长的手即将摸到利方的身上时,利方一下将族长的手拍开了。

  “猴急什么,我今天不舒服,你明个儿来吧。

  ”“什么?我药都吃了,你叫我明天来?”族长边说边要脱衣服。

  “吃了药,你回去睡你老婆啊。

  ”利方说道。

  “我老婆没你的漂亮,我喜欢。

  ”族长脱掉衣服,就要脱裤子。

  利方大叫:“你干什么?”族长说:“进来跟你鸳鸯浴啊。

  ”“不许进来!”利方指着族长,“我……我来大姨妈了,你要是进来,会倒霉的。

  ”“不会吧?白天不是没来吗?怎么现在来了?”族长犹豫了一下,“那我怎么办?下面胀得难受。

  ”“你……你自个儿解决。

  ”利方说道。

  “自个儿不舒服。

  要不你用口……”“滚滚滚……”利方骂道,“你越来越下流了,我才不用口呢。

  回家叫你老婆用口去!”族长看着利方,严肃起来。

  “利方,你今天不对劲。

  是不是又要我帮你什么事?快说。

  说完我真的要办事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姨妈回去不过十来天,哪有来得这么勤的?”我暗暗将族长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问候了一遍。

  我这时候虽然没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动,也不敢深呼吸,更郁闷的是,利方将浴巾搭在我的头上,不时地来回抚摸,令我非常难受。

  只希望族长快点离开。

  我轻轻朝利方的腰掐了一下,告诉她我现在不舒服。

  利方顿了顿,说道:“这样,你出去一下。

  我……我要出来。

  ”“出去个毛啊!”族长抱住利方,硬是将她从木桶里给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惊,也跟着往下蹲。

  好在族长并没有注意到水桶里,将利方丢到床上后便开始脱裤子。

  利方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顺手抓起一条被单披在身上就往门口走,族长拉住了她,问:“你去哪里?”“我……我今天不想弄。

  ”利方说道。

  “什么!”族长近乎咆哮道,“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你不想弄?”“我去解手。

  ”利方又说。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弄也得弄!”说罢硬是将利方推倒在床上,想要强上。

  我蹲在水桶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没想到外表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族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

  真应了那句话,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难道,我今晚得在这水桶里看一场直播?灵琴清还在果树下躲着呢。

  正弊得难受,突然,一个屁忍不住放了出来。

  “咕——”水桶里的冒起了两个泡。

  “什么声音?”族长停了下来,侧起耳朵。

  我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屁,晚不放迟不放,偏偏这个时候放!“有声音吗?”利方从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没有啊。

  ”族长慢慢地朝水桶走来。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贼还要紧张。

  结果,越紧张,越祸乱。

  “咕——”又一个屁冒了出来。

  “什么东西?”族长好奇地朝水桶里探来。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从水桶里站了起来。

  “呀!”族长惊叫一声,朝后一退,顿然坐倒在地,惊声叫道,“谁谁谁!”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门外跑。

  族长大喝:“站住!”我没理会族长,只顾往门外冲,谁知一脚踢在门槛上,卟嗵一声扑倒在地。

  真是祸不单行啊(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我心中叫苦不迭。

  当我爬起来时,族长已冲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章小贝?”族长显然也很惊讶,“你怎么在这?”我尴尬道:“正巧路过,路过……”族长盯着我,冷冷地问:“刚才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忙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哼!”族长朝利方看了一眼,“你说,在我来之前,你们在屋里干什么?”利方披着被单走了出来,慢悠悠地说:“啥也没干。

  ”“鬼才信你!”族长语重心长地道,“利方,你要找男人,我没权利干涉,但你别找章小贝这种的啊。

  他可是咱们村唯一的开光师!”“你不信就算了。

  ”利方说,“小贝刚到我这儿,你就来了。

  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为什么在水桶里?”族长又问。

  “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给张森伟陪葬吗?怕被你发现,将他抓起来,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

  ”利方说道。

  “说起这个事,我正要跟你们说。

  ”族长挺了挺胸,恢复了平时那种慷慨激指点江山的模样,“我一直在外面开会,今天下午才回来。

  听说了张森伟的事。

  听他们说,要章小贝和灵琴清陪葬,我当时是勃然大怒,将那几个乡野莽夫狠狠教训了一顿。

  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搞陪葬?这跟杀人没区别!所以,章小贝——”族长朝我望来,面带微笑,和蔼可亲,“你放心,你和灵琴清不会有事。

  我身为族长,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谢谢,谢谢。

  ”我很感激。

  抛开族长刚才和利方的事以及他现在裸露着身子不说,他在我心中还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刚才的事……”“我啥也没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说着就要走,却被族长拉住了。

  “这样,你和灵琴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谁也不许说。

  一旦你说出了半个字,章小贝,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灵琴清不给张森伟陪葬,也能要你俩背上杀人的罪名。

  你懂我的话吗?”“我懂,我懂。

  ”待我走远了,听见族长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你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这儿也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欠抽?”我来到灵琴清那儿时,灵琴清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我以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们回去吧,我碰到族长了,他说我们不用给张森伟陪葬。

  ”我说着,在灵琴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来。

  灵琴清却说:“我才不回去。

  得张森伟埋了后再回去。

  ”这时,族长打着手电筒和利方离开了果园。

  这儿蚊子实在太多,我建议去小木屋里过一晚,灵琴清同意了。

  进了小木屋后,灵琴清直接倒在床上,苦着脸说:“好累。

  好饿。

  ”我这时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地叫,叫她休息一会儿,我去摘几个梨来。

  当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时,只见灵琴清在水桶里洗澡。

  她见我进来了,立即将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进来了!没见我洗澡吗?快出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线灰暗,灵琴清的身子除了脑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水很脏的。

  利方嫂子在里面洗过澡,我也进去过,还在里面放了两个屁……”“什么!”灵琴清触电一般从水桶里站了起来,一阵哀嚎,“你不早说,难怪这么臭!”我眼前一亮,灵琴清的身材真是好。

  “你还看?还不出去!”灵琴清抓起浴巾朝我打来。

  我赶紧退出门口。

  不过又听到灵琴清嘀咕,“我不是换过水的吗?干嘛要站起来?”“哼,章小贝,便宜你了,又让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体!”待灵琴清穿好衣服后我才进去。

  吃了梨后,我疲惫不堪,想上床去睡觉,却被灵琴清蛮横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滚,腿张得老大,将本就小的床占了个满。

  我无奈地叹了一声,在床边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园摘了几个梨和灵琴清吃了。

  本来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灵琴清坚决要在张森伟下葬后再回去,无奈,我们一直等到中午,想必这时候张断文已经埋了,我俩这才拖着又累又饿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刚进村子我们就碰到了几个人。

  一打听,张森伟果然已埋葬。

  我和灵琴清在叉路口分开,她决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谁知我刚走没几步,突然听见灵琴清从后面跑了上来,边跑边叫:“章小贝,快跑!”我回头一看,灵琴清惊慌失措跑了上来,后面紧跟着章基勤与几个平时经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妈的,给我站住!老子等你们一天了!”章基勤叫骂着。

  我下意识地想转身就跑,但是,灵琴清眼看就要被章基勤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抛下她不管。

  待灵琴清跑到我面前,我顺手捡起路边一块石头挡在路中央,面对着章基勤等人,对灵琴清说:“你快走,我来挡着他们。

  ”“你也跑啊。

  ”灵琴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

  你快走!”我知道,以灵琴清的速度,那是绝对跑不了的。

  我只有挡着章基勤他们,才能给灵琴清争取逃跑的时间。

  没想到灵琴清也不跑了,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你他妈的总算现身了。

  ”章基勤也停了下来,指着我骂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张!”我心里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有种冲我来,放了灵琴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妈的做梦!今天你俩谁也别想跑!”“那好啊,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扬起了手中的石头。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卟嗵卟嗵跳过不停。

  “几只蝼蚁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

  ”耳边突然传来青水仙的话。

  我一愣,一招?灰飞烟灭?“上!”章基勤将手一挥,“打断章小贝的脚,抓住灵琴清!”那几个混混凶神恶煞地直朝我和灵琴清扑来。

  我瞅着最前面的一个人,狠狠一砖头敲打了过去。

  “啊!”那人一声惨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着额头在地上打滚。

  其他人没愣着,一个一个朝我扑来。

  我豁出去了,对着其中一人撞了过去,顿然将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点撞在章基勤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闪,如鱼得水,未让他们碰到分毫,反而这几人似乎转晕了头脑,被我脚下一绊,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妈的,都是废物!”章基勤叫骂着朝我冲了过来,一拳朝我的头部砸来。

  只感觉脸上一痛,险些栽倒在地。

  章基勤身为一个村里头号混混,并不是白叫的,身手自然有两下。

  昨天被我一脚踢飞,是他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才大意吃亏。

  在打了我一拳后,章基勤丝毫没有停下,再次挥拳朝我打来。

  我将头微微一偏,章基勤打了个空,我一砖头打在他的肩上,章基勤身子一顿,朝后连退了三四步。

  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冲上去,对着他的肩头又想来一砖头,不料章基勤一个勾拳打在我的下巴下,我的身子朝后翻了出去,手中的砖头也掉在地上。

  “啊——”章基勤像疯狗一样朝我扑了过来,挥拳朝我的脸打来。

  我完全被他刚才那一勾拳给打懵了,只感觉下巴要脱掉似的,脑袋嗡嗡作响。

  紧接着脸上又是一阵剧痛,又挨了章基勤一拳。

  我下意识地对着前面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一声脆响。

  接而,章基勤的身子在空中转了个圈,重重倒在地上。

  我冲上去,对着他便是一阵猛踢。

  “叫你打我!叫你打我!”章基勤几次想爬起来,都被我一脚又一脚给踢趴。

  他抱住我的右脚,我将脚抬起就将他甩飞了出去,未等他站起,对着他又是一阵猛踢。

  其他人已陆续爬了起来,见此一幕,都吓住了不敢过来。

  “这家伙疯了!”“他完全是个疯子!”……我一脚又一脚踢在章基勤身上,直到灵琴清跑了过来,拉住我叫道:“你别踢了,再踢他就死了。

  ”我定神一看,章基勤已趴在地上像死猪一样一动不动。

  我心里一个咯噔,不会真的将他踢死了吧?跟着章基勤的那几个混混在一旁看着,各个面露惧色,见我看了过去,齐朝后退了一两步。

  周围有不少村民在远远观望。

  这时,族长跟张家的几个人跑了过来,大声喝道:“怎么回事?怎么打架了?”“基勤这是怎么了?”章基勤的父亲跑过来,赶忙将章基勤扶起,只见章基勤鼻青脸肿,嘴角溢出了丝丝血迹。

  “是你打的?”章基勤的父亲怒瞪着我,恨不得要将我生吞活剥。

  “我……”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其中一个混混说道:“就是他打的秦哥。

  对着秦哥踢了几百脚,像个疯子一样!”“踢死了基勤,你九条命都赔不了!”章基勤的父亲暴跳如羸。

  “是他们先打人的!”灵琴清大声说道,“我们一回来,他们就要打我。

  章基勤还想强了我,章小贝为了救我才跟章基勤打的!”“你说什么?”章基勤的父亲一张老脸黑了下来。

  “我说,章基勤想强了我!”灵琴清重重地说道。

  章基勤的父亲瞪着灵琴清,“基勤想强了你?你要不要脸?”“你——,你才不要脸!”灵琴清杏目圆瞪。

  “你害死了森伟,又想害死我基勤?”章基勤的父亲骂道,“你就是个祸害!”“你——”灵琴清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有你——”章基勤的父亲指着我,“我看你是和灵琴清勾搭上了,害死了森伟。

  你这两个祸害,得给森伟陪葬!”这人太蛮不讲理了,真是有其子,也有其父。

  我下意识地望向族长。

  族长走了过来,伸手挡在章基勤的父亲面前,板着脸道:“老二,话不要这么说。

  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你这样会毁了年轻人的清白。

  事情的缘由究竟如何,我们调查清楚后再说。

  你看,这马上就要开饭了,我们先去森伟家,有什么话,我们去那儿说。

  你放心,我身为族长,绝对会将这件事情处理清楚。

  ”章基勤的父亲狠狠瞪了我和灵琴清一眼,“基勤怎么办?”“先送去医院吧。

  ”族长没再理会章基勤的父亲,对我和灵琴清说:“你们跟我来。

  ”刚到张森伟家,张森伟的父母便冲了过来,瞧这架式,似乎要吃了我和灵琴清。

  族长挡着他们,劝道:“莫冲动,莫冲动,有话好好说。

  ”“还说什么?”张满光叫道,“森伟都埋了,他们还回来干什么!他们要给森伟陪葬!”“怎么,你是不把我这个族长放在眼里了?”族长的脸顿然板了下来。

  洪满光心有不甘地动了动嘴唇,但在族长的威信下,他将到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族长继续说道:“现在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要用活人陪葬!这等于杀人。

  ”“可我家森伟白死了么?”洪满光不甘心地道。

  “森伟的死跟章小贝没有成功给灵琴清开光有关,他俩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用别的方式对你家进行赔偿!”在族长的斡旋下,灵琴清的父母得赔偿张家四十万,同时继续留在洪家,以洪家儿媳妇的身份,伺候两老,直到两老奔年。

  而我继续为村子里唯一的开光师,同时洪家所有的家务事情,只要叫我去做,我必须毫无怨言地去做。

  简而言之,我成为了洪家的使唤工具。

  对于我的惩罚,村子里大部分人支持。

  只是,表姐楚雪湘却极为不满地说:“章小贝这次都死不了,实在没天理了。

  ”我很生气。

  “表姐,你就那么希望我死?”

我在门外电线杆子一样杵着,猜测着屋内可能正在发生的龌龊事儿,心里五味杂陈。

  连身边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算什么男人?玲子正隔着一道门被别的男人做。

  我使劲儿扯着头上的头发,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做人上人,再也不受这些窝囊气!这个社会和畜生生存的丛林一模一样,只有强大了才能避免别人的撕咬。

  正胡思乱想着,我面前的门突然开了,玲子走了出来。

  我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那姓王的不会这么快就做完了吧?玲子把门带上,拉了我就走。

  出了红粉帝国的大门我甩开了她的手:“你刚才做嘛推我出去?那姓王的王八蛋明显是想弄你……”“对,我也知道他想上我,但你有什么办法让我躲过去不被他上?”玲子歪着头看着我:“没吃过猪肉你还没见过猪跑?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做这一行的潜、规则?”每一个妈咪要想自己手下多坐台,那少不了打点场子里管事儿的。

  场子越大管事儿的越牛比,遇见个男管事儿的,看上哪个妈咪,你最好自己洗做净了去上他的床,否则,以后有的是你小鞋穿。

  甚至不再给你的人派活。

  而且,场子里所有的公关,每个月都有一次免费的,义务性质的被场子里的管事儿的送给那些能决定夜总会生意好坏甚至关门还是继续营业的有关部门领导玩一夜的任务。

  被选中免费服务的一脸痛苦,因为那些领导中据说很多都是变态的玩法;没被选中的公关也只是侥幸暂时逃脱,谁知道下个月会不会被选中呢?妈咪和小姐只是男人踩在脚下的玩物。

  我看着玲子,心中突然涌起一阵酸楚:“对不起玲子,我,我没本事保护你……”没想到她却笑了起来:“咯咯,我刚才在屋子里你在外边就是这样想的?”我点点头。

  “算你还有点儿男人味!咯咯,告诉你吧,我没让姓王的得逞,他连老娘的毛也没摸到一根!”我瞬间有点儿方,看着玲子:“那她怎么会放你出来?我刚才还寻思怎么这么快就搞完了……”我俩边走边说,玲子告诉我,我出了门以后那姓王的就一把搂住了她,顺势压在了沙发上。

  她却在姓王的耳边娇滴滴的说她的大姨妈正好来了,要是不怕“闯红灯”坏了运气那她现在就脱裙子给他。

  “张浩你是不知道,那王八蛋当时手已经伸进了我的裙子里,顺着我的大腿摸到了腿根,听了我的话,他的手嗖的一下就缩了回来!咯咯咯!”玲子笑嘻嘻的说。

  “就这,他就放过了你?”我有点儿怀疑。

  我这么一问,玲子的脸色黯淡了下来:“我答应他了,等大姨妈过去,给他!”“啊?你这……你这不等于还是要让他弄嘛?”我脱口而出。

  玲子突然瞪着我:“我有什么办法?只能是拖一天是一天!我以前是做过公关,但从我‘上岸’的那天起,我就发誓,以后从再也不要被我不喜欢的男人弄!……”她的大眼睛里有几滴晶莹的眼泪滚落下来,忽然她扑在我怀里,紧紧的抱着我:“张浩,你说,咱们这样的人想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怎么就这么难?”“你放心,我一定不让姓王的那王八蛋得逞!”我搂着玲子,一股男人的保护欲油然而生。

  虽然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没有一点儿底儿,但我相信一句话,事在人为。

    晚上六点半,我开着玲子花了三万块钱买来的一辆二手黑色商务车,拉着整整一车美女去到了红粉帝国。

  一波三折,从今晚起,我才算是真正开始了我的鸡头生涯。

  红粉帝国属于高消费场所,一共三层,第一层包房接待的客人是暴发户式的土豪和大公司的白领;第二层则是有身份的贵宾才能去。

  至于第三层,只有少数高层的客人,那种不适宜在公众眼中出现的人物才有资格上去。

  据说,层数越高,对公关的要求也越高,相应的,公关的生意也越好,能赚到的钱也就越多!我和玲子初来乍到,手下的姑娘被分在了第一层服务。

  王经理告诉我们,第一层有五个鸡头的人,一共八十多个公关。

  “唉,狼多肉少,以后生意好不好,那就看你们自己做了!”他撂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从玲子身边走开的时候没忘记在她圆滚滚的屁古上轻轻摸了一把。

  这是个充满机会的行业,这也是个充斥着血腥和暴力以及阴谋和圈套的行业,我跳进了这个坑,不知道我的未来命运如何。

  (我的男友一千岁)……鸡头找好场子,妈咪领着公关进去做生意,在场子里和客人之间的事情,那就靠妈咪周旋了。

  玲子做这一行已经将近七八年,而且是从最基层的公关做起,“实战”经验丰富,我很相信她。

  我坐在车里开着车窗吸烟,一辆红色的宝马开过来停在我旁边,车门打开,下来一个个头高挑的美女。

  灰色竖条纹短袖衫,领口处系着黑色的细丝带;深蓝色的短裙,烟灰色的丝袜,脚上是一双细高跟尖头商务皮鞋。

  大、波浪卷齐肩短发,姓感大嘴巴,高挺小鼻梁,眼睛大而充满野性,五官长得有些相似年轻时候的舒淇。

  她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而高雅的职业气息,走路时包裹在短裙里的饱满翘臀轻轻摆动,姓感极了。

  一阵风吹过来她身上淡雅的香味儿,我冲着她吹了声口哨。

  她侧目冷冷看了我一眼,脚下步子加快,踩着高跟鞋“笃笃笃”的离开。

  我盯着她的屁古看,说实话,我第一次见这么精致而上翘的美屯。

  这屁古,她要是跪在床边儿撅起来,我在后面,那该多爽?忽然,她在离我十米左右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倏然一个转身向我走过来!“看够了嘛?”她微笑站在我的车门前:“好看吗?你想泡我?”我下意识点头,心中那股傲劲儿也蹿了上来:“想泡,你让我泡嘛?”“咯咯咯!让!”她做脆利落的吐了一个字儿出来,不过随后一脸不屑道:“不过我觉得人都得有自知之明,你觉得你开着这么个破车来泡我这样的美女,合适吗?”一句话让我立马从荷尔蒙支撑起来的幻想回到了现实中。

  不过我嘴上不认输,硬着头皮道:“低调,低调你懂吗?我这破车怎么了?我就喜欢开这样的车……”她站在那儿笑的一脸妩媚,伸出右手小手指勾了一下额前的几绺乱发:“对,开这样的车,拉的多,你是不是需要拉着公关来粉红帝国开工?”我瞬间又变方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女人竟然知道我是做什么行业的?被人一下摸到了底牌,我开始有点儿发窘。

  “你……你,你谁呀?你怎么知道我……”“咯咯,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等你买了宝马,而且也拥有一座像红粉帝国一样的夜总会,那你就有资格来泡我了。

  ”美女笑的很好看,两边唇角上方还有浅浅的酒窝:“行了帅哥,我不逗你玩了,谢谢你今晚给了我一个好心情!咯咯!”我看见她的背影进了红粉帝国的大门,但我猜测不出来她究竟是不是红粉帝国的人,或者是某个鸡头手下的公关?  凌晨两点,玲子带着两个姑娘一起回到了我的车上。

  另外七个姑娘今晚被客人带出台了。

  回到家后一番冲凉洗涮,女人麻烦,身上沟沟壑壑的都要洗的做净,等到玲子洗完躺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差不多已经快睡着了。

  “知道嘛,我刚才算了一笔账,咱们今晚纯利润三千!”她趴在我耳边喜不自禁说道。

  我猛地翻了个身和她面对面,借着月光这才看清楚,玲子什么也没穿,白花花的一团,身上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

  但我现在关注的是她刚刚说的那个数目。

  “多少?三千?我草,这么牛比?一年就是一百多万……”我兴奋起来。

  “红粉的生意真是太好了,张浩,咱们一定得抓住这个机会,好好的赚一笔钱!我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也没遇见这么好的场子!”还在说着话,玲子忽然伸手从我的大腿根滑了下去,一把攥住了我。

  心情不错,再加上被玲子攥住,我的兴趣也在身体里升腾起来。

  忽然玲子一把将我的头从她的怀里推开,然后迅速的爬到了我的两腿间。

  ……玲子的功夫确实厉害,一套活下来我正如她所料在她嘴里缴枪了。

  不过这次她并没有像以往每一次做完床上运动以后就很快睡去,而是侧着身子背对着我看着窗外,时不时会出上一口长气。

  我能感觉到她心里有事儿,于是从后面轻轻抱住她,嘴巴咬着她的耳垂问她。

  她轻叹一口气:“唉……王经理说咱们人有点儿少,我糊弄他说有几个充野模去走穴去了,过几天回来……”“码的,他这是在找茬儿吧?咱们现在都九个人了,还少?”我打断她的话,胳膊从她的胸上围过去,抓住了她胸前的柔软在手里把玩。

  “他这真不是找茬!张浩你不知道,红粉帝国这样的大场子就要求每一个鸡头手里都最少有十几二十个姑娘。

  “而且,每个鸡头手下的姑娘最好过一段时间就补充一些新鲜货,都是老面孔,客人都玩腻了。

  你知道咱们今天生意为什么好嘛?”我握着柔软的手正玩的兴起,不停随心所欲的正揉、捏出各种形状,随口接话:“为什么?”“因为咱们的人都是新面孔!还有柳娜柳燕姐妹俩,那早就名声鹊起。

  再加上王经理又总是照顾我这边上台,生意不好才怪!”我停止了手在她匈前的运动:“姓王的那王八蛋故意照顾你让你这边多上台,他这是在表明他还在惦记着你?”我的心中升起一股火气,一骨碌坐起来靠在床头上吸烟。

  燃着的烟头在黑暗中一亮一暗,玲子睡在我身边没出声。

  差不多一分多钟过去,她翻了个身面对我,柔软的手掌覆盖在我的胸前:“姓王的这一关我看我是逃不过去了,算了,我就当一回死人让他自己在上面折腾去吧!“红粉帝国这个场子咱们需要待下去,唉……最少,这也是一块儿跳板,以后跳到哪儿,只要说在红粉待过,那就是一块儿招牌。

  ”  我心里涌上来一股酸酸的味道:“不行,玲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姓王的那个王八蛋碰你!你上次自己不是也说过,上岸不做公关之后,你发过誓,这辈子不让不喜欢的男人睡嘛?”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3485.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1406.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3585.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252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4426.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1113.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133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6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