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ayton preslee,新手必看

老陈看到王秀莲浑身颤抖,十分生气的模样,顿时有些心疼,右手捶在桌面上,发出响声。

  “这些能作为实证,扳倒他们么?”老陈一边抚慰着王秀莲,一边转过头去询问赵怡。

  赵怡看了老陈一眼,再瞅了一眼王秀莲,这个时候他也知道老陈不是坏人,顿时放下心来。

  “要是董事长还在的时候,拿着这些证据,倒是能够将这些害虫一个个地清理干净。

  但是现在董事长已经走了,他们不一定会认账,说不定还会倒打一耙,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也不是不可能!”赵怡双眸逐渐暗淡下去,她说的倒是不假,原先李建还在的时候,这帮老狐狸还能有所收敛。

  现在李建都不在了,而原先王秀莲对公司的管理也不怎么关注,只是挂了个副董事长的位置,所以现在那帮老狐狸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那现在该怎么办才能扳倒那些老狐狸?重新将公司的主权拿回来?”老陈问到了事情的关键点,现在扯其他的都没用,关键是保住现有的利益最重要。

  “我的这些数据都太片面化了,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我现在虽然是公司的财务总监,但是很多账目现在我都插不了手了,要想拿到实质性的证据,那就必须要对公司的财务进行全面审计!”“但是现在公司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这样去做了,那帮人这些天已经开始监视我了,我刚才之所以迟了那么多时间就是因为我先去了夜店,故意甩掉他们,然后才过来的!”“我也想对公司的财务进行全面审计啊,但是董事会的人大多都不同意,我只是个副董事长,没有那个权利直接下令的!”王秀莲紧咬银牙,显得很愤懑,明明知道这些人在玩心计,但是就是无法将他们绳之于法,这种感觉,着实有些憋屈。

  “师娘,眼下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和他们争论什么,争论那些东西都没必要,那帮老狐狸一个个精明地和猴子似的,他们也不太可能让我们抓到证据,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经营天龙集团,逐渐将天龙集团的掌控权握在手中!”赵怡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老陈点点头,现在这种时候,好像也只能循序渐进了。

  “可是我一想到这帮人的无耻行为,我就忍不住想要杀了他们!你让我去和他们在一起工作,我……我……”王秀莲深呼一口气,此刻的她心情十分复杂,原先她只觉得公司那帮高管和股东想要瓜分天龙集团,为了利益在排斥她。

  但是现在看来,情况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或许还做过一些违背法律的事情。

  如果天龙集团前董事长李建不是自然死亡的话,那这件事情就值得深思了。

  因为利益,而闹出了人命,就已经涉及到彼此之间的仇恨了。

  “陈哥,这件事情和你无关……你不要插足进来了!”王秀莲咬咬牙,她已经决定闯一闯这龙潭虎穴了,至于陈哥,已经帮过她许多了,不能再麻烦陈哥了……“弟妹,你觉得我现在还能抽身事外么?那帮人会就此放过我么?他们都能找到石东兄弟的店里,想必也能找到我,我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老陈微微摇摇头,他看事情还是比较透彻的,那个豹哥被打毒打过一次,彼此之间也算是结下了恩怨了。

  虽然说这件事情是由王秀莲而起,但是从见血的那个时候开始,老陈就不可能抽身事外了。

  “陈哥…我对不起你!”王秀莲羞愧地低下了头,一副黯然神伤的表情,老陈见到,顿时心疼起来。

  “弟妹啊,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我老陈确实没什么本事,但也不是那种怕事的人!我老陈别的没有,这把子力气还是有的!”老陈张了张嘴,抡起胳膊在空气中挥了挥,强劲有力的臂膀让人一阵目眩。

  老陈正在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再加上常年保养和锻炼的比较好,所以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

  “师娘,你在公司也确实需要一个贴心的人帮助你,我现在的位置比较尴尬,只能暗地里给你帮助,但是明面上,你还需要陈叔辅助你,公司里的那些老狐狸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赵怡也在一旁劝解道,通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赵怡也发现了,老陈不是坏人,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帮助王秀莲讨回公道,争回公司的控制权。

  “那多谢陈哥了,你就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啊!老李有你这样的兄弟,这辈子也算是值了!”王秀莲一边说着,一边在老陈身上的几个伤口处凝视了许久。

  “陈叔,你的这些伤势,是那帮人弄的?”赵怡面色一边,双眸顺着王秀莲的目光看过去,刚好看到那几个裸露在外的伤口,顿时有些义愤填膺起来。

  “没啥事,就一点小伤……”老陈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看在赵怡眼中,这事情就不一样了。

  “我本以为那些人做事情还要讲究个度,但是现在看来,连这些流氓手段都用起来了,那师娘你的安全也要得到保障啊!”赵怡皱了皱眉头,显得很严肃。

  毕竟天龙集团前任董事长李建之死就有些虎头虎脑的感觉,也无法担保万一他们狗急跳墙,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要不然从公司的保安队抽调几个人过来?”王秀莲提出了建议,但是赵怡却直接拒绝了。

  “师娘,你想的太简单了,保安队早就被孙乐山那帮人给腐蚀了,保安队的正副队长,现在都不可信!”赵怡毕竟常年待在天龙集团中,所接触的人和事也多一些,知道的也更全面一些。

  天龙集团的保安队,也算是有了个好几十人的规模,若是能抽调个七八个过来护卫安全,那么王秀莲的安全就能得到极大的保障。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些人根本不足为信!“这件事我来解决,我去铁盾安保公司招几个人!那里的管事的是我朋友!”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兄弟在铁盾安保公司工作,老陈没有任何犹豫就将这件事情给包揽下来了。

  “那谢谢你了,陈哥!”王秀莲点点头,对于招纳安保人员保卫个人安危,她倒是没有任何意见。

  昨晚的被逼上门泼硫酸,再加上今天在石东小餐馆经历的那场血战,都让王秀莲深刻地明白,这帮老狐狸为了利益,真的会不择手段的。

  前几次有老陈帮助她渡过难关,没让她受到一点伤害,但不是每一次她都能有这种好运气的。

  而且老陈现在都受伤了,很多事情都必须要她独自面对。

  “陈哥,一切开销你只管找我拿,只要人没问题,价钱随便他们开!”王秀莲这时候恢复了一点女强人的姿态,直接拿出一张卡出来,递送到老陈手中。

  “这里有十万,陈哥你先拿去用,用完了再找我要!”老陈心一颤,十万块……他那辆桑塔纳全新购买也要不了这么多钱啊!十万块差不多是他全部身家了,但是在人家眼里只是雇佣安保人员的费用。

  老陈心中暗自感叹,这人与人的眼界确实是不一样的。

  有钱人的世界,他不太懂。

  “弟妹,不用这些钱,那都是我兄弟!那用得着这些!”老陈推辞着要将银行卡递回到王秀莲手上。

  “陈哥,你知道你心善,都是为我好,但是这些钱是用来雇佣那些安保人员的,你帮我好好参谋一下,帮我请他们多吃几顿,务必将信任基础打好。

  ”王秀莲摇摇头,直接将银行卡塞进了老陈的衣服口袋中,眼眸中露出一丝嗲怪之色。

  老陈隔着衣服握住了王秀莲的小手,王秀莲的身体像是触了电似的,顿时僵硬起来。

  “陈哥……”王秀莲哀怨地叫了一声。

  老陈老脸一红,刚才有些激动,抓着王秀莲的时候用劲有些大了,应该是弄疼他了!“师娘,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当然我有时候可能会不接,那个时候说明我不太方面讲话!”赵怡的目光在四边瞅了瞅,确定没什么熟人之后,就准备离去了。

  她觉得在这里,好像有点电灯泡的意味……“啊……那你就先回去吧,多谢你了,赵总监,要不是你,我可能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得亏老李还有你这么个徒弟!”王秀莲一边说着,眼眶又忍不住红了。

  “师娘,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要不是师父,我也不可能有今天!我赵怡就算是粉身碎骨,也绝对不会让那些老狐狸的如愿以偿!”“师娘你先坐一会,我先走了!”赵怡说完之后,也不拖沓,直接拿起小背包就离去了,临走之前,顺便将账也给结了。

  “陈哥,你觉得她可信么?”等到赵怡走出去老远,王秀莲才悠悠地说了这么一句,老陈一愣,这个时候王秀莲怎么还会问出这样的话出来?看刚才王秀莲感动地一塌糊涂的样子,不是早就完全信服了么?难道都是装的?似乎是感受到了老陈那诧异的目光,王秀莲继续解释道:“自从老李死了之后,我就不相信任何人了,当然,陈哥你例外,你是局外人,而且我看得出来,你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赵怡确实是老李的徒弟,但是现在天龙集团内的那些高管和股东又何尝不是老李生前的兄弟和伙伴呢?他们都能背叛,我已经不相信天龙集团的任何人了!”“而且这一次赵怡来找我的时机太巧妙了,而且那些证据她为什么到现在才拿出来?老李刚死的时候,他在哪里?”王秀莲一边说着,目光中渐渐多了些冷色。

  老陈端坐在一旁,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他没想到王秀莲的心思居然这么缜密和复杂,和他之前见到的那副柔柔弱弱,毫无主张的样子浑然不同啊!不过稍稍想一下倒也觉得正常了,李建去世的这一个多月,她一个女人承担了太多,有些改变也是理所当然。

  “我倒觉得,这位赵怡赵总监可以相信!”老陈沉吟了一小会,然后直接说道。

  “我们现在的处境你也知道,那些老狐狸聚集在一起,目的就是为了瓜分天龙集团。

  他们手控着天龙集团的一切,而我们知之甚少!”“赵怡如果这个时候投靠那些老狐狸,所得到的利益比投靠我们多得多,而且……也不必要承担太多的风险。

  ”“当然了,他也没必要将这些罪证摆在我们的面前,虽然现在这些数据看起来没什么用,但是一旦我们掌控了实质性的证据,把握住了天龙集团的命脉,那这些数据无疑就是扳倒那些老狐狸的核心关键!”“如果我是那帮老狐狸,我绝对不可能将这样的罪证轻而易举地交出来,所以就目前来说,赵怡还是可以相信的。

  毕竟,我们也已经没有了可以让她继续欺骗的资本了!”老陈分析地很透彻,其实这件事情说白了,就是人家赵怡身为天龙集团掌控实权的财务部总监,完全没必要去投靠一个势单力薄的前董事长夫人。

  现在李建都死了一个多月了,王秀莲依旧还只是个副董事长,由此可知,她想要掌控天龙集团有多难。

  “这倒也对……唉……大概是我想多了吧!”王秀莲点点头,算是同意了老陈的分析。

  老陈就这么默默地盯着王秀莲,看着她优雅喝咖啡的样子,都是一种享受。

  “呦……这不是王副董事长么?好巧啊,在这里遇见您了……”正当老陈和王秀莲说话间,突然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老陈转过头看过去,只见一个面色煞白,体型偏瘦的中年男子正在阴阳怪气地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孙立,你怎么在这里!”王秀莲的脸色不太好看,只是稍稍瞥了一眼,然后就继续转过头来,连陪个笑脸都欠奉。

  “啧啧,副董事长看您这话说的,来咖啡馆当然是来喝咖啡的啊,难不成只能允许副董事长来,不允许我们这些打工的来么?”“再说了,这家店,本来就是我家的啊……”那个瘦骨嶙峋,面色煞白的中年男子一边说着,一边还搂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说完话之后,对着那(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个妖艳女子堆了一指厚的脸庞亲了下去……“陈哥,我们走!”王秀莲脸色顿时黑了下来,直接站起身,准备离开。

  老陈点点头,对于这种地痞无赖,没必要多废话。

  “呦……这不会就是董事长找的新欢吧?这体格倒是比董事长强壮多了,只是这乡巴佬的样子……别是从哪个乞丐堆里翻出来的吧?”孙立直接对着老陈这样说话,老陈自认为他的脾气已经算是很好的了,一般来说,别人不招惹他,他也不太愿意去找别人麻烦。

  但是这个孙立,已经践踏了他的底线!“陈哥……不要……”王秀莲反手拉着老陈,示意老陈不要轻举妄动,老陈深呼了口气,他也知道,王秀莲是为了他好,这里毕竟不是他的主场,而且老陈身上还有伤。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碰到个病痨鬼,别是满身的脏病,给人传染上了就好了。

  我七大姑的二大爷家的那小子以前就是这幅鬼德行,在医院一查,妥妥的没救了!弟妹,咱们赶紧走,别给传染上了!”老陈紧紧握着王秀莲的小手,用食指在王秀莲手心划了一下,示意她不用担心,然后以厌恶的语气反击了几句,说完之后大踏步带着王秀莲离开这家咖啡馆。

  孙立站在原地,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什么样子他清楚,这些年因为贪图酒色,身体确实垮了不少。

  他最痛恨的,就是别人戳他的软肋,别人说的多了,他自己都感觉是不是真的得了那个病。

  讳疾忌医,一直以来,孙立也不敢去医院查,他怕查了过后,这辈子就毁了。

  “孙少……你…你不会真有那个吧?”一旁的妖艳女子本来是全身都贴在孙立身上的,那个温柔可人的劲让人不由得喉咙发干。

  但是现在,远远地距离孙立一米远,目光中满是怀疑。

  “靠!臭女人!找死啊!”孙立脸色一变,刚才被那个乡巴佬讥讽了,你特么现在就来打我的脸?‘啪啪啪……’剧烈的巴掌声响起,孙立实在没忍住,挥动右手狠狠地在妖艳女子脸上扇了好几巴掌,顿时粉质纷飞,劣质的香粉味呛鼻。

  出了咖啡馆的门,见到没有人追出来,老陈松了口气,他现在倒是老油条了,真要被人追打,倒也有经验了。

  但是王秀莲毕竟还跟在他身边,要是待会儿真打起来了,老陈怕保护不了王秀莲。

  “弟妹啊,刚才那人是谁啊?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说话还那么难听!”老陈看局势安全下来,开始询问道。

  王秀莲红着脸将手从老陈手中抽出来,一边往前走着一边解释道:“他是天龙集团总经理孙乐山的儿子孙立,素来对我不怎么尊敬,尤其在老李走了之后,更加地肆无忌惮了……”

对于孙晓芬,牛壮原本只是惦记她的身子,喜欢她的美貌。

  可是经过今天这件事情后,他发觉喜欢的更多了,还喜欢那颗金子般的心。

  越接触,他就越喜欢这个女人,心想着要是以后能一直在一起,那该有多好。

  可是这事他不敢奢望了,毕竟孙晓芬已经结婚,听说男人跟她也很恩爱。

  要不是出国打工给孙晓芬荒了近一年的地,估摸着他都没机会去‘见缝插针’。

  所以就眼前这种情况来看,他也只能去惦记孙晓芬的身子了。

  当天晚上的时候,牛壮就想好了,再拿治病的由头,去找孙晓芬。

  可还没来到门前的,他就听到了路上两个人的闲聊。

  说是老沈家的闺女沈芳芳回来了,原本她住南屋,南屋起火没地住,就借住孙晓芬那了。

  这让牛壮很郁闷,原本还想着今晚跟孙晓芬干点啥快活事儿,没想到有人横插一杠子。

  孙晓芬家是不能去了,牛壮只好回到自己家,躺在炕上靠脑袋去幻想……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牛壮提着草篮跟镰刀,正准备出门去割草喂牛。

  可刚开门的,就看到门前站着个漂亮姑娘。

  那姑娘可是真漂亮,大眼睛双眼皮,挺挺的鼻子红红的嘴唇儿。

  身上穿着件卡通猫的紧身小T恤,被里面那东西给撑到紧绷绷的。

  甚至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罩罩儿的边缘花纹,直让人担心会不会把那儿给挤疼了。

  “傻子,你还认识我吗?”漂亮姑娘开口询问,声音中充斥着一股子得意劲儿,作为全村唯一一名大本生的得意。

  牛壮挂起憨傻的笑容,“沈芳芳,破裤裆,里面藏着一个筐。

  你也捣,我也捣,捣的里面长满草。

  你也拔,我也拔,拔的芳芳要生娃……”一听到小时候不知道那个老流氓给她编的顺口溜,沈芳芳就羞的脸通红通红的。

  她还记得呢,小时候自己都傻兮兮的念叨这顺口溜,结果回家被老妈一顿胖揍。

  这都多少年没听到了,没成想这个傻子竟然还记得,而且还当面念叨出来了。

  她狠狠一把推开牛壮,然后就大方的走进了牛壮家里。

  牛壮挂着憨傻的笑容,目视着沈芳芳。

  但是他心里一点都不傻,沈芳芳就是老沈的闺女,在城里上大学。

  这不年不假的,还不是周末,再联系到昨天老沈家起火,他不能不多寻思点事。

  这时候的沈芳芳,已经走到了家里的两头牛近前。

  她捂着鼻子,显然是嫌弃牛身上的味道太刺鼻,但还是不肯离开。

  随后,她更是对牛壮说道:“傻子,你这两头牛喂的不错啊,能值几个钱了。

  ”果然,牛壮就知道沈芳芳不会无缘无故回来,更不会无缘无故登门。

  不过他依旧憨傻笑着,他得看看沈芳芳到底想怎么把这两头(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牛拉走。

  牛壮这边想着,沈芳芳那边也没耽误了琢磨。

  昨天听到老妈说家里起火,她心急到不行,请完假就着急忙慌的回来了。

  在家里,老爸跟她嘀咕起了白天老妈冤枉牛壮的事,她当时就不乐意了。

  她认为老爸太傻,跟牛壮几乎是一类人。

  “反正牛壮是个傻子,没准卖牛时还会被人骗呢!与其他被别人骗,还不如把两头牛补偿给我们,大不了以后咱多照望下他,时不常的给他三瓜俩枣,没准他还得感激咱们呢!”这是沈芳芳昨晚跟她爸说的话,完全赢得了她妈的赞赏。

  娘俩一拍即合,决定还是得从牛壮身上找补偿,把那两头牛给牵来。

  沈芳芳小手一拍胸脯子,然后就把这事儿给应下了。

  这不今天起了个大早,从孙晓芬家离开后,就来牛壮家要牛来了么……稍稍琢磨一下,沈芳芳拨弄着肩头垂落的长发,羞赧的说道:“牛壮,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过家家时,你跟我说长大以后要娶我吗?”牛壮裂开嘴笑了,一脸的傻模样,“娶芳芳,娶芳芳。

  ”沈芳芳眼神中透漏出厌恶的色彩,但这并不妨碍她继续温言软语。

  “牛壮,现在我家起火了,我上学都没有学费和生活费了。

  学校一听说我家起火,立刻就把我给撵回来了,不让我再上学,说是等凑齐学费再让我去上。

  ”“可是我想上学,我真的好想上学,我还想着等上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多赚点钱养着你,这样我们就可以真的在一起了,然后给你生娃娃,给你买更多的牛……”一通诉苦加一通美好的幻想过后,沈芳芳抛出了最终目的。

  “牛壮,你能不能把牛给我呀,让我卖掉,然后凑学费和生活费。

  这样等我以后毕业了,就可以赚更多的钱,给你买更多的牛。

  等咱们结婚时,让满院子里都是牛,好不好?”牛壮当时就乐的合不拢嘴了,连忙兴冲冲的点头,“好!”沈芳芳喜上眉梢,远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把牛壮给骗了。

  老妈昨天还又是污蔑又是耍赖的,何必呐,对付个傻子而已,几句谎话就足够了!她愈发的得意,然后恭维了一句牛壮是好人后,就吩咐道:“那你把牛牵我家去吧!”话撂下,信心十足的沈芳芳转身就走。

  那双裹在大长腿上的肉色丝袜,在太阳下还泛起闪闪银色,看着真性感。

  还有那粉色短裙下的小娇媚,随着步伐扭来扭去的,很是诱惑人。

  牛壮看的过瘾,眼珠子直勾勾的,恨不能拐个弯钻进裙子里面去。

  可牵牛的事情,不干。

  沈芳芳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动静,好奇的转身来看,就看到牛壮满脸傻笑。

  她催促道:“快牵牛啊,赶紧跟我走,我还着急回学校呢!”牛壮咧着嘴笑道:“不牵。

  ”沈芳芳愣住了,“你刚才明明答应我的,怎么又不牵了?”牛壮一本正经的指着那两头牛的牛腚,一字一顿的说道:“牛、壮。

  ”他的意思很明确,一头牛叫‘牛’,一头牛叫‘壮’。

  合起来,牛壮,这两头牛是他牛壮的。

  沈芳芳当时就明白了,牛壮,不给牛!这让她有些急眼,原本还以为挺顺利一事儿呢,没想到牛壮光答应不干活。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总不能……色诱这个傻子吧?色诱的念头在沈芳芳脑海中刚萌芽,随即就被她狠狠的掐死。

  色诱牛壮,牛壮配吗?虽然他长相不错,身材也挺好,但这些都无法掩盖他傻子的本质!眼神中的厌烦色彩消失,沈芳芳继续甜言蜜语。

  她诉说着现在多么的需要钱,将来嫁给牛壮后的生活又会多么的美好。

  直说的她口干舌燥了,牛壮终于再次答应,“好,娶芳芳,过好日子!”

  老公开公司两年后,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新房子,那是靠海的一栋别墅,从简易的筒子楼一下搬到临海豪宅,说实话我确实有些不适应。

  但让我更不适应的,是这间房子给我带来的清冷与孤独。

  之前在筒子楼,房子虽小却温暖又温馨,现在老公日复一日忙应酬,忙见朋友和客户,把偌大的一个家交给我,我的心反而没有着落了。

  或许,人真该是被爱滋润的吧,尤其是女人。

  感性的女人总是需要男人的关爱,即使男人不在身边也应该有个孩子。

  可老公说,忙,整天碰烟碰酒,要了孩子也不健康,过段(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日子要专门抽时间度假,再计划养孩子。

    老公的赚钱计划让我的生子梦迟迟没能实现,我住在大房子里也更加的清冷与孤独。

  只能拼命工作来让自己的心变得充实。

  本来,我是个要强的女人,所以老公说,家里条件好了,就不用再去上班挣那几个死工资,我却不,相反,面对老公的规劝,我却更加努力地工作,还很荣幸地升了职。

  这让老公对我刮目相看,但我们要孩子的梦想,却似乎越来越远了。

  口述:上司醉酒让我怀孕还有了新欢  我的痛楚由夜晚蔓延到了每个下午的五点半,除了节假日,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那些幸福的女同事,在不到下班的时间就开始准备,时间一到立刻就冲出办公室,外面有她们的老公在等,或者是她兴冲冲地我学校接自己的孩子。

  而我怕极了这些时刻,因为最爱的人并没在公司门外等我,我也没有孩子需要接,我即将面对的,只是那么冰冷的大房子。

  这种境况,让我的幽怨逐渐蔓延到脸部,被嘉豪看在眼里。

    嘉豪是我的顶头上司,我这次升职他功不可没。

  用他的话说是,能一心做工作的女人不多,漂亮上进又能干的女人就更不多了,你是我们公司为数不多的优秀女人,我欣赏你。

  我接受他的欣赏,但我受不了他那火辣辣的眼神。

  有几次了,我总是在公司的各个角落看到他,他直勾勾地看着我,无人时会说一些深情的话语,似乎他很爱我,又似乎什么都没有表达,他的性格让我琢磨不定。

  口述:上司醉酒让我怀孕还有了新欢  我无心去探索嘉豪到底在想什么,但他的作为还是深深影响了我,有时在梦里,都能遇到和嘉豪碰面的情形,他的眼神一样火辣,还直白说了他爱我。

  醒后我痛恨自己的想法,可在公司的一次聚会后,梦里所有的一切竟然成真。

  那天衣着性感参加酒会,喝到微醺,之后独自一人找个角落坐下来,我闭眼假寐时,嘉豪走了过来,他说要扶我先休息一下,之后他在二楼的包间门口,牵了我的手,还吻了我。

  他说,他在梦里都想我,他爱我,他要做我的男人。

    和嘉豪有了关系后,我心情惴惴不安的过了一个月,有天老公却突然说要带我度假。

  原来他被一个客户利用,损失了一大笔钱。

  而他却彻底清醒了过来,钱再多都可能是别人的,只有爱的人和有爱的生活才是自己的。

  于是,他决定要个孩子。

  我们去度假,有时我还会接到嘉豪发的短信,但都被我悄无声息删除了。

  四个月后,我怀了孩子,可是,我算时间,明白肚里的骨肉根本不是老公的,而是那天嘉豪醉酒后造的孽。

  口述:上司醉酒让我怀孕还有了新欢  这样的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我当然不能要这个孩子,可老公分明已经知晓我怀孕,我心乱想找嘉豪去发泄,可我走到他办公室,敲门后却从里面走出一个头发凌乱的女同事。

  我突然明白了一切,原来同事传言都是真的,他又泡上另外的女人。

  那一刻,我突然感觉有些哭笑不得,因为这世事太能捉弄人,开始我想要孩子,老公说忙,后来他不忙了,我有了孩子,却又是别人的,这样的事让给谁都难以接受。

  我只能将事实隐瞒下去,并在深夜流泪祈求自己的原谅,虽然我知道这辈子我的心都难以安定,可这似乎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4381.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841.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1212.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4817.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4193.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748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5236.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wrist-bands.xyz/twb.aspx?1226.html